他在偷車。

  清晨六點,在台北街頭上光天化日的偷車。

  偷他同居人的車。

 

  暴力地把腳踏車扯到柏油路上,施力過度不小心在清晨劃出一道響亮的口子,走在人行道蹓狗的阿嬤於是被驚醒,還好沒一路睡到路中央。 

  「肖連欸,哩抵咧做啥?」阿嬤推了推老花眼鏡,慢慢走來好奇地問。

  順手把車庫裡面的黑色小背袋洩恨式地扯下來,他才走了出去,還不忘扯平衣服抓抓亂髮,這才有禮貌地向老阿嬤問早。

  「阿嬤早,我在……幫朋友修車啦。」說謊臉不紅氣不喘,還能露出天生的漂亮微笑,一臉人畜無害。

  要臉紅脖子粗剛才在樓上就已經有過了,不需要對著阿嬤再來一次。

  「安捏喔,啊哩朋友咧?」

  「伊喔……啊擱著睏啦。」改用台語對話,加上之前的微笑看起來真的活脫脫好青年一個。

  外表會騙人,裡頭一肚子大便倒是真的。

  睡啊,有本事繼續睡,睡死你個混帳王八蛋。

  「厚、厚……」阿嬤估計又度辜起來了,嘴巴不知道在好些什麼又歪歪斜斜地走了。

  然後他又走回車庫去,把櫃子上面的隨身聽也拿走,手伸進口袋,把在樓上偷的黑藍色皮夾一起丟進小背包裡。剛剛他走下樓的時候有翻了一下,裡面只有一張藍色小朋友。

  「窮鬼。」他罵了一句,完全沒想到這是趁他同居人睡覺的時候摸走的,還嫌窮酸。

  才過沒幾分鐘,吵架的原因他已經記不得了。

  總之一定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起的頭,到後來什麼都拿來吵,上次誰忘記繳水電費、上次誰忘記清廚餘、又把床單弄髒……等等,微不足道的瑣事。

  難怪他想不起來到底一開始在吵什麼。

  也不太記得為什麼要生氣,可能也就是因為不知道在氣什麼才氣到快發瘋。

  蠢斃了。

  早上天氣還微冷,他披了一件單薄的長袖襯衫就跑下樓,本來想出去買東西洩恨的,不過一大早也沒什麼店家開門,所以他遷怒在腳踏車上,打算騎遠一點去買永和豆漿當早餐。

  關上車庫門,長腿一跨穩穩地坐了上去。

  突然不知怎麼地,他有了就這樣騎走的念頭。

  反正那個王八在他奪門而出的時候也奪被補眠去了,回去幹麻?

  永和豆漿的紅色招牌在眼前竄過,他沒停下就這麼直線騎過去,風很涼快,吹得他頭髮清爽地飄起。

  這下是真的偷車了。

  當時心裡沒有多大起伏只是淡淡地這麼想著,要往哪兒去也不知道,只是一個勁的直線往前等到沒路了才轉彎。

  天色越來越亮,背後開始滲出汗水不過還有風,吹一吹也還算涼。又騎了一陣子,腳有點麻不過也不算痠,只是有點口渴。

  然後他才停了下來,愣愣地問著沒人會回答的問題︰「這裡是哪?」

  荒涼的路旁有個雜貨店,也就這麼一家了,其他廁所、加油站、檳榔西施,一概沒有。

  沒辦法只好牽著車走過去,打算先買個水喝,不過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找錢……這裡看起來估計沒什麼人會經過。

  店裡面很像古早時候的柑啊店,電風扇吵的要命在兩邊吹著,空氣悶熱、招牌破舊,難怪沒什麼人要進來。

  裡面有小妹一個,在看報紙,嘴上嗑著很大一隻色素多到令人擔憂的五彩棒棒糖,等到他走到櫃檯前才抬起頭來。

  「啊,又來啦?」她這麼說,舌頭上藍藍紅紅的好不繽紛,「水在那邊,肥皂洗髮乳在另一邊,衛生紙在櫃子裡面──」

  「這個路段喔是偏遠一點,不過有我們這家店在這裡要補給也很OK所以大家還是走這條啦,伺候你們這些環島客也夠我們做生意了。」

  他愣愣地接過小妹遞來的毛巾,然後理解現在的情況,這個小妹大概把自己當成環島遊台灣的了才會拼命拿盥洗用具給他。

  「呃,我不是……」話講到一半他停了下來,「請問這裡是哪裡?」

  「觀音市啊。」

  「觀音……」他開始思索台北的地名,怎麼不記得有這個地方。

  「桃園觀音啦!」看他皺眉沒反應的樣子,小妹補上註解。

  桃園?居然不小心騎到這裡了?

  原來一個早上就可以騎到桃園喔?

  「啊你連這裡是哪都不知道是在騎啥啦!」小妹快暈倒,連忙跑回櫃檯翻出地圖和筆再走回來,「在這裡啦,然後接下來你要往這裡繼續騎。」

  他還在研究地圖圈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小妹已經很自動的把她認為需要的東西都塞進本來要裝燒餅油條的小袋子裡,整個滿出來。

  「看你傻傻的真是……看到加油站之類的一定要停下來把水裝滿啊,不然渴死了沒人救你。」小妹死命把包包拉鍊拉起,「還有你這麼細皮嫩肉,不擦防曬油是想褪一層皮啊?」

  說罷很有效率的拿了一管家庭號牙膏尺寸的防曬乳過來,「這有防水比較好。」

  「好啦,哪裡還有問題?」

  有,問題在他其實不是出來體驗環島的。

  可是看到小妹這麼熱心的幫他張羅打點,他實在不好意思推翻她一片好意只好拿出皮夾,把背包裡面的東西付清。

  「下次有別人要環島記得介紹我們這裡啊。」

  不太自然地微笑揮了揮手,一直騎到雜貨店遠的看不見以後他才停下,好像在做什麼虧心事一樣。

  他靜靜地思考了幾分鐘,拿出褲袋裡的手機撥出他同居人的電話。

  剛吵完架他沒有特別期待什麼,只是想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而已。

  大概會叫他回去記得帶吃的回去吧,或著罵他白痴騎不回去自己看著辦。

  手機嘟了幾聲,剛接通的時候卻被掛掉。

  「……」短短幾秒鐘裡面他設想過很多可能,想過要講什麼才不會尷尬又能解釋現在的情況。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會直接被當成鬧鐘按掉啊!

  「何天旭去你媽的混蛋!」

  好,很好,繼續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因為他決定要一路騎到屏東去了,就這麼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lititi 的頭像
yuulititi

Paste life.

yuulit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