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天旭眷戀地在手上抱緊的人肩膀上磨蹭,蹭著蹭著感覺好像不太對勁,往常總是會撓癢他鼻間的細軟髮絲好像不見了。

嗯?

瞬間清醒後他猛睜開雙眼,一把把手上的被子掀開。

「……唔。」床上另一個人眼睛都還沒張開,全身赤裸只有浴巾勉強蓋在股間,「會冷……」

伸手向上抓取可是碰不到被子,因為全部被自己推到一邊去了。

他繼續呆愣地看著沒睡醒的那個人,原本可以蓋住耳朵的柔軟頭髮現在全部剪短了,變得異常清爽不過並不難看。

何止不難看,俞雲本來就生的好皮相,只是從花美男一下變成清爽少年怎麼會變難看。

更奇怪的是這樣看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更好吃了,所謂的反差效果嗎?

而且全身一塊布料都沒有,看得他當下口乾舌燥起來。

「媽的何天旭你又發什麼神經──」冷到清醒的俞雲直直坐起,正要伸手扁人卻呆住,「……你幹麻?」

冷的人明明是他,要結凍也先輪自己才對這人幹什麼僵在那裡?

「你……頭髮。」

「啊?」很沒形象地啊了一聲才想到自己去剪毛了,一回來就睡難怪會忘記,「噢……我剪了。」

「為什麼?」

「因為熱。」俞雲不耐煩地抓了抓腦袋,「你還有什麼問題?如果沒有那我要回繼續睡──」

「你跑去哪?」

俞雲覺得他腦袋傳來啪嘰一道斷裂聲,這白痴哪壺不開提哪壺,偏偏這時候問他這種問題。

「你也知道要問?」他扯住何天旭睡垮的T恤領口,「都幾天了等我回來才知道要問?既然這麼好耐性不聞不問乾脆不要問!」

「是誰自己不開手機的?」何天旭勾起他可說是相當性感的薄唇,痞著一張臉反唇相譏。

然後他走下床鋪,從地上撈過黑色的小背包拿出裡面的手機,遞回去給俞雲。

皺眉接下手機,他想既然拿給他了應該是要他打開吧,不然要做什?

按下開機鍵,螢幕閃過開啟畫面然後立刻在他掌間連響幾聲,上面顯示他有未讀簡訊。

第一封,寄件者笨蛋旭,內容是︰我肚子餓了,快點帶東西回來。

第二封,同一個寄件人,內容差不了多少︰泡麵吃多會變成木乃伊,我想吃巷尾的牛肉麵。

第三封、第四封……全是跟吃脫不了關係的內容,每天晚上九點準時傳來。

不過第一天晚九點前他就惱火地把手機關了,到剛剛都沒開過,當然收不到簡訊。

耳根有點發燙,說不出是窘迫還是心虛。他咳了兩聲把手機闔上,順便貼到何天旭臉上,阻擋他繼續壓過來。

「幹麻?」剛清醒沒多久,聲音有點啞。

「那你又幹麻?」被手機壓著臉的人用低沉磁聲反問。

「……我尿急。」

說完俞雲從他臂彎下溜了出去,連浴巾也來不及抓就這樣衝進廁所。何天旭好以整暇地倒回床上,短距內廁所一點動靜都沒有,安靜的房裡聽不到半點水流聲。

低頭失笑,他抄起被單往浴室前進,「要不要射點別的東西出來?」

「笑屁,射個──噗!」

把人整個捆住以後扛起來丟回床上去,這樣他沒辦法掙扎自己也少皮肉痛,這是他長久經驗下來覺得最好用的方法。

然後再把被子扒開來,還有幾分在拆禮物的感覺。

瞧,這一百個不願意的模樣真是可愛透了。

幾天沒見這傢伙好像變結實了點,而且手臂跟大腿都出現色差,雖然沒有差到懸殊不過看來頗逗人。

對於俞雲的改變他便沒有絲毫不悅,唯一讓他不滿的大概是那雙原本挺賞心悅目的腿被搞得像紅豆冰一樣。

「你怎麼把腳搞成這樣?」架開檢查,連腿跟附近都有。

「不好意思,河堤沒有蚊帳這種東西。」雖然腿開開不過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俞雲非常神色自若,還挑釁地雙手環胸往上瞪。

「河堤?你這傢伙越來越讓人覺得驚奇了。」

「怎麼,重新愛上我了嗎?」

「嗯──是嗎?」

「少敷衍……嗯、不准吸!」俞雲伸手把腿間那顆腦袋推走。

「你不知道蚊子是把毒液送進你身體才腫起來的嗎,不吸掉怎麼行。」

看著腿間原本只是一小塊紅腫的地方立刻擴成草莓大,俞雲無力地翻白眼,「我不懂……為什麼我們對話老是可以這麼沒營養。」

他挑起眉,一臉好笑,「調情的話要營養幹麻?」

「是哦,連吵架內容也沒營養要怎麼解釋?」俞雲看來完全已經把他的浪漫當家常,非但不覺得肉麻還顯得若無其事。

「這樣不是比較容易合好?」他也慢條斯理地對身下的人上下其手,「況且我從來不覺得我們有什麼可以特別拿出來吵的。」

「……這樣去環島的是我在環心酸嗎?」

「哦?」原來還有這回事,難怪好幾天沒回來,「下次記得帶防蚊液,你身上有我的痕跡就夠了。」

跟蚊子搶地盤怎麼想怎麼沒格調。

「還下次?你他媽還說下次?你為什麼不去啊混蛋!你以為環島很輕鬆啊?啊?」

看著俞雲又要翻臉,他想除了環島可以讓他消氣外有個更簡便的方法。

他低下頭去用唇堵住俞雲正要破口大罵的嘴。

其實很好解決,他們真的沒什麼大問題。

反正兜了這麼大一圈他還是會回到自己身邊。

所以他們還能繼續下去,很久。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lititi 的頭像
yuulititi

Paste life.

yuulit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