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把客人剛剛點的牛肉吉士堡放到餐盤上,推出去附贈和善的微笑,下一秒櫃檯前就被個高大的黑色影子給擋下。

  要稍微抬頭才看得到眼前人的臉,因為這個男孩的身高非常傲人。明明自己也不算矮,不過還要上仰才對得到他的視線,可見這人真的十分高大。

  男孩穿著黑色的制服外套,雖然身高佔盡優勢不過表情倒是挺靦腆,清爽的短髮加上陽光的小麥色肌膚,看起來有在運動很健康,骨架比例還有體格都很好。

  默默在心底加了十分,至於是以什麼標準在評分就先保密吧。

  他對這個客人有印象,剛剛一群高中男生才呼擁著擠入店裡。這是星期五下午的慣例,對即將來到的週末先慶祝一番是很重要的。

  「請問還需要些什麼嗎?」

  他沒記錯的話距離一群男孩開始吃東西已經過一段時間了,他們的桌子上面剩下包裝紙跟沒用到的醬料。

  不懂他這個時候又走回櫃檯有什麼事情,該不會是來要紙巾?

  大男孩揉了揉腦袋,臉頰有些不易察覺的紅暈,躊躇了半天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似地開口。

  「──我喜歡你。」他說。

  起初他以為他聽錯了,正要開口說出「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次嗎」的時候他眼角撇到了跟男孩同桌的同學們,正在喧鬧鼓譟,幾個還吹口哨、拍手叫好。

  眨眨眼,他一瞬間理解這是什麼情況了,處罰遊戲吧。以前學生時代不外乎就是玩這些吧,什麼真心話大冒險之類的,運氣不好的就要做些羞恥的事情娛樂大眾。

  望著眼前的男孩,想必他應該也很難堪,於是他理解地露出微笑說,「……謝謝,我很高興。請問還需要紙巾嗎?」

  「啊……嗯,謝謝。」男孩頓了又頓才回答。

  這個遊戲成了他認識男孩的契機。

  雖然說認識不過他也只知道男孩的名字,就在他靠近櫃檯的時候不小心督見他繡在制服上的名字。

  不過跟他那一桌完全無法辨認的同學相比,他的確比較認識這個老是玩輸遊戲的男孩。

  「我覺得你笑起來很好看。」靠在櫃檯上,男孩露出很和煦的微笑這麼說,「我很喜歡。」

  比起第一次被懲罰時看起來少了幾分僵硬,不過還是免不了害澀。

  「謝謝。」對於這種情況他除了謝謝實在沒什麼能說的,還要幫忙安排臺階下,「需要番茄醬嗎?」

  「好,謝謝你。」男孩照慣例拿了根本不需要的醬包回去,手指有意無意地碰到自己的。

  指間傳來溫度,不過他沒有多加理會。他只是納悶怎麼每次都是男孩輸,而且困擾同個人難道不覺得無趣嗎?這邊櫃檯又不只一個。

  而且老是說這種台詞玩不膩啊?不過說實在的一群男孩子也不太可能玩真心話,這通常比較適合喜歡聊八卦的女孩子玩。

  「你的頭髮好細……可以摸嗎?」

  「天生的吧,我沒有特別做保養。」

  避重就輕地回答,幾個月過去後他跟男孩的對話已經可以進展到除了懲罰以外的部分了,不過也只是很單純幾句不著邊際的話而已。

  不過男孩也不在意,離開前還是很耐心地跟自己談話。

  他其實不太懂為什麼,達成任務以後不就可以離開了,為何要堅持拿到多餘的醬包或紙巾?

  最後他把理由歸因於男孩的個性很好,自己的話也還算跟他投機吧。

  「元新?可以這樣叫你嗎?」男孩首次接過番茄醬後沒有馬上離開,背後那群男同學又開始鼓譟起來。

  扶額,他對高中男生能想出來的新任務感到不知所云。

  「可以,隨便你吧。」他無奈的把紙巾塞到男孩手裡,「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你名字?何可慎?」

  男孩的眼睛頓時閃爍了起來,然後他首次次笑到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當然,現在就可以叫了!」

  如此直率的性格實在是相當討人喜歡,不過他向來喜歡當壞人欺負年紀小的。

  「……等有必要再說吧。」



  幾個月後連跟著男孩一起來的同學們很會開始熟稔的跟他打招呼了,而且老是堅持在他那邊排隊,不肯到沒人排的櫃檯去。

  一群人在面前吵吵鬧鬧的實在很壯觀,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對他來說能看見自己往昔的影子也是挺不錯的,雖然他也會感嘆歲月真不饒人就是了。

  男孩勉強穿越擋在前方的同學跟他點餐,很難得的沒點漢堡之類的大份量餐點。還不忘記向他露出很友好的微笑後才跟著喧鬧的同學們去找位子坐下。

  餐點送出去以後他才空閒下來,剛好沒什麼客人於是他開始發呆,剛好男孩子們就坐在他發呆的視線前。

  本來是背對著櫃檯的,不過男孩好像感應到什麼似的轉了過來,害他立刻從發呆中被驚醒,直到有人拍拍男孩肩膀那道灼熱視線才收了回去。

  他們不知道在聊些什麼俄後傳來一陣大笑,男孩邊笑邊站了起來,然後朝著櫃檯走來。

  第一次他對前來的客人感到有些發慌,不明所以地。

  「嗨,」男孩很自然的對他打招呼,「你怎麼了?工作還順心嗎?」

  「很好,工作也很順利。」強迫自己恢復平常,順便拿起抹布擦了擦桌面,接著在男孩說出下句話時停頓。

  「你多給了我兩塊雞柳吧,謝謝你。」

  不得不說,眼前這個大男孩除了相貌好態度佳以外,還有一點很厲害的就是老是能說出讓人臉紅的話。

  但薑還是老的辣,他也不是會就這樣臉紅心跳的類型。

  雖然每過一個禮拜這個人在他心裡的印象就越來越好,越來越鮮明。

  甚至已經到了他很難忽視的地步。

  不過又怎麼樣呢?不過就是個遊戲,他都什麼年紀了怎麼可能就這樣擁抱不切實際的幻想。 

  何況這個孩子不是圈內人,搞不好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還有個跟他一般年紀的可愛小女友,只是沒有出現在這裡過。

  突然覺得不過隔著一個櫃檯的距離就無比遙遠。

  「……不客氣。」暗中嘆了口氣,然後他開始等待今天男孩要說的懲罰台詞。

  雖然這樣有點悲哀,不過這已經成為一個禮拜中他最期待的事了。

  短短幾句交談,一個溫和的微笑。

  這樣就夠了。

  「願意跟我交往嗎?」

  男孩的聲音清晰到顯得突兀,立刻打斷他悲觀的思想,卻又引起另一股愁緒。

  他不該對高中男生的惡整遊戲較真,但不得不說對他而言實在是個惡劣的玩笑。

  ──同時也是個徹底洗掉重來的好機會。

  於是他微笑,瞬間斬斷所有他不允許的情緒後他馬上就能融入進這個遊戲。

  「好啊。」

  他說,反正要是嚇到人的話他也說自己跟同事在玩真心話大冒險就好了嘛。

  然後他彎下腰去準備從箱子裡拿出幾包番茄醬作為今天的收場,不過一手卻被按在櫃檯上。

  「哎?」接著他聽到男孩的朋友們全體歡呼的聲響。

  「不准你反悔了。」男孩沒理會背後的一群人,不過看得出來他很高興。

  「你……你們不是在玩真心話大冒險嗎?」

  「什麼?」

  男孩歪著頭發出疑問,不過手沒放開,仍是抓的緊緊地沒有要鬆開的意思。

  「我們從來沒在速食店裡玩過這種遊戲喔?」

  「……啊?」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lititi 的頭像
yuulititi

Paste life.

yuulit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