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欸,你可不可以不要一進來就放閃?」

  「我?」被指著鼻頭罵的男生一臉莫名,「我哪有?」

  「哪沒有?你看、你們又又──又在眉目傳情!」同學A代替一群人發聲,不過很可惜的是何同學已經沒在聽了,眼神飄回櫃檯去。

  不過他能理解櫃檯那邊有什麼好看,他們最喜歡的店員只是偶爾看過來(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何同學在看),垂下眼的同時微勾唇角這就很夠看了。

  雖然很飽眼福,不過也閃的好痛!

  「這種調情方法實在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每次一起來的同學沒半個不遭波及的。 

 

02.

  「同學說我跟你太閃了,所以懲罰我來拿醬包給他們個痛快。」

  「這樣不是更……」他不太理解高中男生的邏輯,不過還是抽了幾個番茄醬出來,「這樣夠嗎?」

  「還不夠。」何同學一臉正直地開口,「他們說其中一包要是元新口味的。」

  高元新很認真地看著眼前的大男孩,開始思忖這到底是同學的惡搞,還是新穎的調情方法?

  過了三秒鐘後他放棄後者,眼前這人怎麼看怎麼老實,他應該不會這麼高級的技巧。

  ──下意識講出害羞的話倒是很經常。

  男生們沒有往這裡看,可見是真的想躲躲閃光燈。

  於是他隨手抽了一包番茄醬,飛快地在上面落個輕吻然後遞回去給男孩,「好了,元新口味。」

  「……哈哈。」愣了一下隨即大笑起來,男孩接過醬包的同時湊近了點用嘴唇觸碰他臉頰。

  「幹!剛剛是誰提議他去拿番茄醬的啦!」果不其然被一桌同學抱怨,不過何同學倒是心情很好的一路哈哈笑回去。

  然後他看見被他吻過的那包番茄醬被男孩偷偷收進口袋裡。

 

03.

  「所以你打從一開始就沒在玩遊戲?」抓起洋芋片往後餵,背後兩臂圈在自己腰上的人沒手拿零食。

  「就說沒有了啊,這種事情不能隨邊開玩笑的吧?」洋芋片被咬走以後指尖還被輕輕舔過,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什麼。

  最近對這為何同學的免疫力越來越不好了,很容易耳根就紅起來,尤其是星期五晚上他下班後帶著何可慎回在外面租的房子,只剩兩個人的時候。

  真另人自我唾棄,尤其在對方一臉稀鬆平常的時候,明明自己早就不是小鬼頭了。

  「是嗎?我當時倒是抱著開玩笑的心態答應你的喔。」

  趁機言語報復,他一點都不想承認這麼做有多幼稚。

  「啊──好過份!」一顆腦袋塞進自己肩窩還不滿地亂蹭,「那我們來玩一次好了,你輸的話就玩大冒險,我輸的話你就說真心話。」

  「怎麼都是我被處罰?」失笑,更糟的是他覺得這樣的何可慎也可愛到不行,於是欣然答應,不過他當然沒打算連自己贏了都被處罰。

  「剪刀石頭布!」

  結果是出石頭的自己輸了,怎麼運氣就這麼不好?

  何同學邊想處罰邊用出布的手包住自己的,握得死緊好像怕自己逃開似的。

  「好吧,你要我做什麼?」願睹服輸,而且他也沒地方可以跑啊。

  「……」想了很久,何同學才終於下定決心似地開口,不過要求卻出乎他所料,「我餓了,想吃東西。」

  「不是才在吃洋芋片的嗎?」高中男生的食量真是超出想像,於是打算站起來去廚房拿稍微健康一點的食物出來。

  畢竟每次看到他就在吃速食,雖然一個禮拜才一次不過總覺得很不健康。

  這下要他開伙煮飯給他也可以。

  「……?」站起來手卻被抓得死緊,「你不是肚子餓嗎?」

  「嗯。」何同學點點頭,「所以,現在你只要躺到床上去就可以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lititi 的頭像
yuulititi

Paste life.

yuulit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