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通未接來電。

  其中五通電話他立刻就能回電,不過……看著唯一一串的陌生號碼,他開始納悶該怎麼處理才好。

  這種情況一般人會怎麼做呢?放置,還是回撥?

  想了想,最後他還是對著那條號碼按下了撥號鍵,冒著對方只是不小心按錯號碼的尷尬風險。

  反正剛好心情回撥,不然一般來說自己並不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電話響了好幾聲,卻因無人接聽而落入語音信箱。

  他聳聳肩,用下巴闔上手機蓋,然後站出馬路伸手招計程車。

 

  兩天過去,只能說人的習慣實在沒辦法說改就改,於是他合情合理地又收到未接電話,卻在合理下發現了超常現象。

  清單上有陌生號碼這件事並不奇怪,但是如果那個號碼讓你有熟悉的感覺就不太尋常了。

  打開撥出紀錄,因為很少打電話所以還留著兩天前的資料。對照之下發現就是他曾經回撥的那個號碼,難怪覺得有印象。

  「欸,手機借一下。」他邊說邊向身旁的兒時玩伴伸手,從小一起長大,學校就不用說了畢業後進了同公司,朋友也差不多都是同一群人,這號碼也許是共同的朋友只是沒有加進聯絡人也說不定。

  「幹麻?找號碼?」

  「嗯。」為求省事直接把號碼輸進去撥出,這樣如果有加進聯絡人清單就會自動顯示,「……欸?」

  「沒有嗎?」不用看也很能理解自己反應的竹馬撓了撓頭,隨口問問又埋首於工作中,好一個不近冷暖的傢伙。

  撥出的那瞬間發現是不認識的人後他就立刻切斷了,大概還沒撥通到對方那裡去。

  一個人回撥一個未接電話的機率是多少?

  一個人回撥兩次同一個未接電話的機率又是多少?

  這幾個問題他思索了好幾天終究找不出答案,或許對方也在試著解出這個問題。他想要測試機率的話恐怕實驗是最好的解決途徑,就像研究硬幣是正是反一樣多擲幾次才會有接近精準的數據,而下場就是每隔幾天自己的號碼就留在某個人的未接清單裡。

  當然,自己手機裡也沒少了對方的號碼。

  為什麼跟一個從未相識的人能擁有相同默契呢?而且總是接不到對方電話這點也令人驚訝,到底該說是太不巧還是應該說實在太巧?

  電話雖然不密集,但也持續了好一陣子。期間因為太在意還遭人閒言閒語說為什麼不把號碼po上網給鄉民人肉一下就好了之類云云,順便一提說涼話的那個自然是他的無良竹馬。

  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這件事情有著莫名的堅持,不想破壞這股也許可以用緣分來形容的平衡。但搞不好只有他一廂情願的這麼做而已,對方可能壓根沒他這麼在意。

  不得不說,在他擅自給素未謀面的加諸想像時在意程度就一直不停地在往上攀升。他想過可能是女人,穿梭在無機質辦公室裡的粉領族。又或者可能是習慣帶著毛帽,晚上在夜店打工當 DJ的男學生,誰知道呢?

  突破這僵硬來往的那一天來的意外,某天中午他不小心打通了這個號碼。

  真的是不小心的,他根本沒想過就在今天、在這個時間點對方會接起電話。

  「……喂?」

  手機消除泛音後音調雖然變得平板,他卻仍然可以聽出對方是個有著低沉好嗓音的男人,而且他現在可以肯定他完全不認識對方。他不知道對方是認識這個自己的號碼所以故做鎮定,還是根本沒印象因為以前對方只是出於慣性回撥。

  太多太多的可能性了,措手不及的他沒辦法當下反應,只能閉住氣息假裝手機故障所以傳送不了任何聲波。

  幸好公司午休的茶水間不會有人經過,職員大部分都出去用餐了。

  對方很好耐性,接連又喂了兩聲,他才回過神來抖著手把通話切掉。不過是接個電話為什麼要這麼緊張他也搞不清楚,心臟跳的劇烈,上次有這種反應大概是高中第一次跟同學在一起沖澡的時候。

  「喂、去吃……你為什麼整個人貼在牆上?」

  「我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臉紅成……」

  「閉嘴。」

  自從這次事件發生以後他開始把手機放在褲袋裡,雖然是調成震動不過遠比放在公事包裡面容易發現來電。

  又是兩天過去,間隔時間不多也不少,大腿傳來令人發麻的震動差點沒把他嚇到整個人彈起來。

  「幹什麼,難道有女人打給你嗎?」

  「我不接女人電話。」他說,順便一拳把竹馬揍回桌面上才走到外面,快步找了個沒人的地點後戰戰兢兢地接起電話。

  「喂?」

  沒聲音,安靜到他開始懷疑剛剛那聲喂是不是出了什麼紕漏,他以為自己已經裝得很自然了。

  「……喂?」下意識地又喂了一聲,可是還是聽不到聲響。

  他甚至開始懷疑對方把自己曾經做的事情學了去,一樣在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認識的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嗎?如果是這樣那可好了,他想生氣也沒辦法,因為是自己先這麼做的。

  就這麼僵持著不是辦法,但他不想馬上掛斷只好隨便說點什麼,「……搞什麼,這是痴漢電話嗎?」

  手機傳來很輕微的氣聲,如果不是很注意聽的話根本會被忽略。

  他知道對方聽到了。

  而且沒猜錯的話那人大概正在憋笑。

  對方一直到通話結束都不作聲,等到下一次再透過手上小小的3C產品跟完全不認識的人聯絡上時輪到他接電話,卻比上次還緊張。

  他實在不知道這次接起電話能說什麼,苦思了好久的對白他卻完全沒有把握可以不要講到笑場,但是總比又什麼都不說好。

  「……您所撥的電話目前無人接聽,請在嗶聲後開始留言──嗶。」

  他硬著頭皮說完,冒著對方把自己當白痴從此把電話黑名單的風險。

  對方愣了一下,最後低低笑了起來對他煞有其事地留言。

  「一起吃個飯吧?」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lititi 的頭像
yuulititi

Paste life.

yuulit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